Monday, July 21, 2008

旺阿兹莎A reluctant politician

716日,安华被警察逮捕,旺阿兹莎带着几个女儿到吉隆坡警察总部探望安华。一位朋友在现场看到了,想到10年前,安华第一次被逮捕时,他们最大的女儿,Nurul Izza,只有18岁,最小的女儿只不过56岁,她不禁觉得很心酸。但也觉得旺阿兹莎很坚强,一路走来不容易。10年前,蒙面特警破门而入逮捕安华,他当时只有56岁的小女儿哭着冲向街头的画面,相信很多人记忆犹新。

我们 都习惯叫旺阿兹莎为旺姐(Kak Wan)。她也比较喜欢别人叫她旺姐。记得有一次,在一个正式的场合,我是主持人,介绍她的时候,直接叫她旺姐,突然觉得正式场合应该正式称呼她,但却一时想不起她正式的称呼是什么?停了一下,才想起应该称呼她Yang Berhormat Datin Sri Dr. Wan Azizah

记得有一次我们在她的家和她讨论一些事情。讨论到一半的时候,她的助手进来通知她,她女儿的补习老师来了。她立刻暂停会议,亲自接待这位补习老师,一位20多岁的华人女孩。安排好了女儿补习,才回来继续主持会议。那时的旺姐只是一名母亲,不是什么政党的主席。母亲永远都是母亲,孩子永远排在第一位。

几个月前,台湾的施明德来马来西亚,也特地拜会了旺阿兹莎。记得施明德说了一段这样的话:‘几年前在国外见到夫人,当时安华先生在牢里,从夫人的眼里可以看到很多的担忧。今天安华先生自由了,夫人真正开朗了,也更漂亮了。’

记得旺阿兹莎曾经说过,她最喜欢的工作是眼科医生。但是嫁了一位政治人物,命运由不得她自己选择。

Tun Dr. Ismail说他自己是A reluctant politician。旺阿兹莎也是A reluctant politician,但她做的比很多人好。

11 comments:

koon said...

女人在艰难时期所发挥的坚强不是男人所及。
尤其是母亲。
像我的妈妈也一样。

lkf said...

同意。
改天说说你母亲的故事。

koon said...

好。一生嫁给苦的女人。

koon said...

女人苦,都因为男人。
像旺姐,我的妈妈。

女人幸福,也因为男人。
像nini 和志言志语。

lys said...

我当记者时曾经专访过‘小云姐’,‘热身’时问她平时有什么爱好。她说喜欢养小鱼,一元7只的那种,养在陶缸里,闲时看它们游来游去就很开心。我一直都记得她说起这件事那副纯真的表情,绝对不是装出来。访问的尾声我无意中提到公正党总部那儿的泊车费很贵,她一听到就叫我快点把问题问完,让我早一点离开,省一点泊车费。

对我而言,安华的家人为他加分很多,和他几个孩子的一些接触也让我觉得他们很有教养,和一般的权贵子弟非常不一样。

lkf said...

koon,
你的话那些女性主义者听了一定会很不高兴。
他们一定会说:女人当自强。

lys,
几乎忘了你曾经当过记者,曾经专访过旺姐。
的确,安华的家人为他加分很多。
如果纳吉有难,他的夫人会怎样?

koon said...

她们大概会骂我:你没有男人会死啊!
真的会死。
哈哈哈哈!

旺樟 said...

在这种生活背景成长的朋友。

他们都能比别人坚强。比别人来得好。

路人 said...

几个小故事,说出了旺姐感性的一面。

lys said...

是咯,我那短暂的与‘王财阀’和‘王金龙’共事的日子,XD

lkf said...

lys,
既然他们两人都姓‘王’,看来你需要告诉他们,他们500年前是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