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20, 2008

翁诗杰竞选总会长

翁诗杰终于宣布竞选总会长了,另外一位之前谣传会竞选总会长的蔡细历反而举棋不定。我的一个朋友问我,翁诗杰的基层势力不强,为什么我会认为蔡细历不会挑战他呢?基层势力更强大的黄家兄弟如果竞选总会长,蔡细历反而会挑战呢?

首先,要竞选的领袖会把有投票权的中央代表分为三组,第一组是你的基本盘,第二组是对方的基本盘,第三组是游离票。如果你的基本盘过半,你不需要游离票,当然你要怎样就怎样。目前看起来没有任何一名领袖的基本盘能够过半。因此争取游离票便非常重要。

如果黄家兄弟竞选总会长,蔡细历肯定也会竞选总会长。第一个原因当然是不爽,要出一口气。第二个原因是对黄家兄弟,蔡细历比较容易争取游离票。第一种游离票是在大选没有得上阵或在大选输掉的领袖及他们的支持者。这种票俗称‘肚烂票’。另外蔡细历也可以描述自己是色情光碟的受害者,黄家兄弟是加害者。这种说法至少能淡化色情光碟事件对蔡细历的杀伤力。上届党选,意气风发的黄家定对蔡锐明,蔡锐明都能获得30%的选票。这30%的选票可以解读成反黄家定的基本票。因此蔡细历只有争取到大约多15%的选票,蔡细历是可能赢的。

如果对翁诗杰,蔡细历便失去了着力点,他要用什么方法去争取游离票呢?这个时候,马华里以翁诗杰的形象最好,蔡细历的确不容易和他争。其他的领袖更不可能和翁诗杰争,因此翁诗杰将稳坐钓鱼台。虽然今天东方日报说翁诗杰大势难定,但是我认为大势已定。

19 comments:

杨 霓 said...

翁诗杰是我的校友哦!
虽然我不支持马华,但只有他像人样!

lkf said...

你中学是在尊孔?还有他是海南人,这也可能是你看他象人的原因吧?哈哈。

杨 霓 said...

我在尊孔混了两年而已。
真的是有可能他是海南人,才会对他有好的印象,
不过还瞒欣赏他的文学修养。
那你是甚么惯籍?又没有呛到你哦??
还真怕!

lkf said...

我是客家人。
我没有什么籍贯情意结,所以放心,不会呛到我。

志言志语 said...

从懂事以来就对马华没好感,除了翁诗杰,绝对不是因为他是海南人,我和你一样没籍贯情意结。
希望他敢怒敢言的作风在当上了马华总会长后,不会变成了敢怒不敢言,或更遭....不敢怒又不敢言?

安邦 said...

他为安邦国会议员之际,安邦华小二小作为大选糖果至少3届,超过了15年,建来建去影子都没有,2004后危险了(支持率下降),才要建起来,又遇无良承包商,“乌”了“阿公”的钱,没有钱了,要等教育部再拨款,不关他的事,他是清白的!

逃到马来选票多的PANDAN区也只不过赢了2000多票罢了。

升任交通部长,交通混乱不关他的事、塞车不关他的事、马路不好不关他的事、机场枪击事件不关他的事,只有那个贪污了天文数字的巴生港口才是他堂堂交通部长的事,你们少多事,不用你们查!

做事和讲话,我看他还是最厉害讲。

杨 霓 said...

哗!安邦。。我太欣赏你了!!!
本来我的选区是Pandan区,
但我不要换因我也不想“按“住良心投票。

志言志语 said...

我住班丹区,大选那晚听隔避的一位马华党员从算票中心回来说他输了,而整晚都没他的消息,第二天报章却登他赢了,很诡异!

lkf said...

我也觉得翁诗杰是靠个人形象吃胡,他的国会选区下面的两个州议席都输了,但他还是胜,这证明了很多选民是州投反对党(当时),国投翁诗杰。
老话一句,politic is about perception.华社perception 的翁诗杰和你我perception的翁诗杰未必一样.在一般人的perception(认知)中他是敢怒敢言的领袖,他就赢了。他是不是真的敢怒敢言已不那么重要了。
认为他会当马华的总会长,不是因为我喜欢他,而是马华摆的上台面的领袖还有谁?

ching said...

我和老公投了翁诗杰2届。

308我们也投了他,
只不过这次
我们把他投进了

垃圾桶

lkf said...

我们把他投进了

垃圾桶

这句话,可圈可点。

杨 霓 said...

ching,
Copy 我的哦!还记的李兽医在308前一天也有sms 我叫我透他一票!我回了他:我会...会投你进垃圾桶!

我几勇!!!

杨 霓 said...

Lkf,
我也没有籍贯情意结。李兽医是潮州人,还有一个更下衰!踩死你!!哈哈哈

lkf said...

踩死你!
哈哈,这可真够绝。

安哥爵 said...

把老翁种起来,别让他倒。
除非他巳修练成不倒翁。
〔翁诗杰,不倒翁。。。。〕
以上是儿歌都有唱,嘻!

SuFong said...

我发觉他没在国会反驳凯里的奖学金论,但只敢在国会外,有个屁用?此话只说给华社听,在国会外讲能称好吗 ?

lkf said...

sufong,
应该公平一点的看待这个问题。在西敏寺制度里,一名部长的确不应该在国会回答不属于他的部门的问题。关于奖学金的事情,高教部副部长何国忠,教育部副部长魏家祥失职。
坦白说翁诗杰的确是一个很滑头的一个人,他讲的很多话都是模棱两可。

simple woman said...

杨霓,你的回答让我笑了半天。
下一届大选,假如我有收到我不喜欢的候选人的sms,我懂得怎样回答了。

ching said...

哈!对的ngee,
那时你让我们有了
把他投进了垃圾桶

超爽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