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10, 2009

民主化:给纳吉的10大关键绩效指标

民主化:给纳吉的10大关键绩效指标

前言

7月11日是我国首相纳吉上任100天。虽然在接下来任期内的施政表现,才是大家应该关注的焦点,但民主政治传统中,每位执政者上台后首100天之成败,常常被视为未来4、5年政府任期绩效的指标。因此,执政届满百日,往往被视为新任国家领导人能否经得起考验的一项关键指标。

首先,我们肯定当局近期宣布的各项经济改革方案。这些果敢的开放措施,诚然有利于推动经济自由化,有助我国面对全球化的挑战;但经济族裔民族主义、朋党主义、贪污滥权等现象的威权主义根源也必须受到正视。如果当政者采取 “政经分离”的策略,继续铁腕政治,那么这些经济自由化措施将不过是权势者保持权位的门面功夫而已。

纳吉经历2008年308政治海啸和全球金融海啸的风雨飘摇之际走马上任他“一个马来西亚:以民为先,即刻表现”的概念被高度期许与推崇,他可选择尽情享受主流媒体的美言恭维,更可选择将此化为改革助力,紧抓接下去的100天黄金时期,进行法令松绑与政治大改造,引领国家脱离困境、再创新局。

过去100天,正是纳吉与公民社会关系跌宕起伏的冲突期。因此,虽然最新民调显示65%选民肯定纳吉的表现;当局实在没有太多高兴的理由,而应步入正轨,接受各界更加严格的检验。为了长治久安,纳吉在继续推动经济自由化之余,必须同时开始其政治民主化。

在各种对“百日政绩”的宣传攻势即将粉墨登场之际,我们这些联署团体提出纳吉在接下来的100天中要戮力完成的民主化“十大关键绩效指标”(KPIs),并吁请掌管全民团结及绩效管理事务的首相署部长许子根监督考核。

一、 霹州宪政危机
评估:情况继续恶化了六个月,严重威胁未来民主发展。
说明:皇室、司法、总检察署、选举委员会、警方、官僚、反贪委员会等非民选
机关,已被卷入这场违宪的州政权更替之中。若国阵或民联在下届选举
中,皆无法取得多数议席,乱局势必一再延宕。
关键绩效指标:解散州议会,重新选举。

二、选举制度与选务运作
评估:仍未达致自由与公平。
说明:缺乏公平与公信力的选举,不仅剥夺公民的民主权利、影响选举政治的竞
争性,更斫伤胜选者的合法性,引发如泰国与伊朗的乱象。若选举制度不予
改变,这项问题即可在2010年选区划分时爆发。
关键绩效指标:成立皇家委员会重划选区。

三、司法和检察机关
评估:仍受行政机关牢控。
说明:在司法委任委员会仍由首相主导下,改革无疑是一齣闹剧。1998年以前的
第121条(1)宪法所赋予的司法权依恢复遥遥无期。总检察署身兼管辖检察
机关与联邦政府咨询的角色,形成利益冲突;同时,也控制副检察长和下级
法院法官。
关键绩效指标:国会成立司检改革遴选委员会。

四、国会
评估:仍受行政机关牢控。
说明:无论下议院或委员会,对国会立法过程的领导皆付之阙如。在野党议员被
驱逐的现象屡见不鲜。在野影子内阁的成立也未臻完备。
关键绩效指标:成立国会改革皇家委员会。

五、内安法令
评估:恫吓全体国人。
说明:允许未经审判的拘留和其他侵犯人权行为,是任何文明社会绝对无法接受
的法律。
关键绩效指标:废除内安法令,废止任何未经审判允许拘留之条文。

六、警察
评估:依旧侵犯人权。
说明:警方滥权逮捕、被拘留者离奇死亡之事未曾间断,犯罪率仍然升高。
关键绩效指标:成立“独立警察投诉与滥权委员会”(IPCMC)。

七、媒体
评估:仍受政治监控。
说明:媒体遭严格控制、言论自由受压制下导致自我审查,平面与广电媒体的亦
被国阵利益相关者垄断,形成进入障碍。诸如英国广播公司(BBC)等独
立的公共媒体仍未出现。
关键绩效指标:国会成立媒体法规专责委员会。

八、资讯自由
评估:仍然受剥夺。
说明:攸关公共利益的重要资讯常被列入官方机密法令下,阻碍施政透明和问责
制之可能,亦孳生腐败与监管不当之弊端。虽然雪州政府正草拟资讯自由
法,联邦政府及其他州属仍无动于衷。
关键绩效指标:在联邦与地方层级皆设立资讯自由法。

九、地方政府
评估:仍然未经选举产生,有权无责,且对民意反应迟缓。
说明:“无代议权,恕不纳税”。地方政府不是黑道帮派,因此他们的征税权
力需经由选举产生。
关键绩效指标:恢复全国地方政府选举。

十、反贪委员会
评估:选择性办案,仍难遏制贪腐。
说明:反贪委员会仍受行政机关牢控,一如其前身(反贪局),缺乏独立检控
权。因此,沦为当权者打击政敌的工具,而非反腐肃贪的独立机构。
关键绩效指标:修订《反贪污委员会法令》,重新赋予其独立性,并向国会负责。


即将上台满100天的纳吉仍抓不到执政重点,缺乏短、中、长期的具体计划跟愿景,所以尽搞些不着边际的花拳绣腿口号宣导与媒体包装,这些光从小处着眼、大处不着手的本末倒置,仅有的效果就是搏个媒体版面的花絮而已,完全不是国政上振衰起敝的做法。

美国开国元勋托马斯•杰佛逊将领袖分为两种:一种不信任人民,总认为自己知道的比人民多;另一种领袖相信人民,认为民众是帮助执政者了解公众利益的最佳指引。

纳吉应该认清:政治与经济自由并行,改革不可能建立在压制于否定公民民主权利的基础上。

我们希望,纳吉将会达致以上关键绩效指标,以涵盖民主化的真正改革在历史上留名。毕竟,长期而言,只有真正导正我国民主发展的领导,才能获得民众的掌声。



发起单位:

1. 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 主席廖国华
2. 独立新闻中心(CIJ) 执行主任Gayathry Venkiteswaran
3. 政策倡导中心(CPI) 执行主任林德宜博士
4. 议会改革倡导会 (CSI@Parliament) 召集人Andrew Khoo
5. 公民关怀组织 (GCC) 协调员K, Arumugam
6. 雪州自强协会(Empower) 执行主任陈玛丽亚
7. 大马回教改革理事会(JIM) 主席Zaid Kamaruddin
8. 人民议会(People’s Parliament) 召集人Haris Ibrahim
9.. 大马人民之声(Suaram) 协调员郑文辉
10. 维护媒体独立撰稿人联盟(WAMI) 主席黄进发

2 comments:

正掌心 said...

lkf, 请求许可在我的博客转载这篇文章, 可否?

lkf said...

欢迎转载。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