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13, 2010

又见茅草


1987年有两件事我不会忘记。一是我初出象牙塔,二是茅草行动。也应该提一提,1987年巫统发生激烈的党争。在那一年的巫统党争中,马哈迪只以40多张票击败东姑拉沙里。

现在,不累国的内政部长很勤劳的向茅草施肥,想又来个茅草行动。但是我觉得此一时彼一时,不是他们不想,而是没有条件再来一次茅草行动。

回忆一下1987年,发生华小高职事件,华社朝野政党及民间团体在天后宫集会,反对不懂华文的老师到华小担任高职。巫青团反击,举行大集会,说要用华人的血来洗马来短剑。根据政府的白皮书,因为国内种族关系紧张,所以不得不采取‘果断’的行动,用内安法令大逮捕。

今天阿拉事件,教堂被纵火事件,因此有人担心在‘有心人’的操作下,当权者会把事情定位为宗教关系紧张,所以动用内安法令大逮捕。表面看起来,这两者之间有一些共同点,但是如果仔细分析,至少有两项关键性的不同点。

第一,1987年并没有有分量的马来反对党及马来民间组织出来声援华社,所以当权者很容易把它定位为种族问题。今天有公正党、回教党及跨族群跨宗教的民间组织站出来声援,因此当权者不容易把事情定位为宗教冲突。

第二,1987年的茅草行动,巫统知道会失去华人票,但是在马来票及东马的支持下,巫统还是能以2/3多数票执政。而现在,烈火莫熄后的马来人已经分裂。发生了那么多事,华人票在下一届大选不会回流国阵。这次事件直接冲击东马天主教/基督教土著,搞不好他们会变成东马版的Hindraf。那时候,国阵的政权就大江东一去不回头。

当然最重要的是,经过308政治大海啸洗礼的人民已经不一样了。

6 comments:

ღ 穎子 ღ said...

难说拉

其实东马的票
国政自己改的
尤其是乡村地区

说实在
东马人早就醒觉
只是逼不得已阿

yeelee said...

昨日东方封面的照片,一群回教志工在隆市一带的主要基督/天主教堂守夜,以免滋事份子破坏教堂。我觉得很感动。眼界开阔了,小人当道也是小小的眼屎,不足为惧。

lkf said...

马照跑,舞照跳。
不足为惧,不足为惧。

薰衣草夫人 said...

我倒认为,这些人诡计多端,如果被人踩了条尾,一定想尽办法制止,别忘了,他们在这些事情上很有创意的.

zuiyanhong said...

拿起锄头出茅草,除去茅草好长苗......

Anonymous said...

God bless !!
Sarawak state elections will be an acid test if the people will continue their supports for ruling party, if it proof wrong, the 13th National general elections would become sensitive and full of emotional issues. Perhaps some leaders will be in trouble.

A Par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