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12, 2009

伪政权的顾问

霹雳州伪政权的伪州务大臣委任了三名具有“行政议员”资格的顾问。不需要讨论这种委任是否符合宪法,因为宪法找早已“制成纸飞机飞入皇宫”。(云城的政治诗:国家领导人)我只是想说说,负责“霹雳州华人事务”的顾问郑可杨。

马华一直说他们是唯一的纯华人政党,只有他们能够代表华人在国阵争取华人的利益。郑可杨不是马华的,他是民政党霹雳州主席。这个负责霹雳州华人事务的顾问给了郑可杨,是不是表示说巫统认为马华已经不能/没有资格负责霹雳州华人事务?为什么唯一的纯华人政党粒声不出?莫非他们也认同“马华已经不能/没有资格负责霹雳州华人事务”?

11 comments:

坤珑行者 said...

有评论家说,这样做是可以缓和污桶在霹雳的实力,也平衡种族关系。您不认为吗?

lkf said...

我不懂那些评论家是谁,我也没有读到这些评论。
他们真的相信马华和民政能制衡巫统吗?

坤珑行者 said...

我是今早上冲冲莽莽时,听ai fm听来的。不知道是不是这样。

其实我也不相信,也相信他们也不怎么相信马华和民政能制衡污桶,只是这样做在平常百姓眼中,就像是多了一个华人,好过没有。

但这样,污桶就会觉得他们在挽回民心。哈!

您怎么看,有效吗?

yeelee said...

分猪肉啦。
马华的唯一都当了行政议员咯,再施舍一个给民政,大家排排坐,分果果。

薰衣草夫人 said...

马华也给不到你答案,只因霹雳变天这出戏里,他们连蹲的角色都沒有.

問文 said...

算了吧

如果人民对国阵反感,国阵做什么人民都会是认为错的,你认同吗?



一个人民不认同的政府(不是说国阵,不要用ISA抓我),你认为可以长久吗?

問文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問文 said...

算了吧

如果人民对国阵反感,国阵做什么人民都会是认为错的,你认同吗?



一个人民不认同的政府(不是说国阵,不要用ISA抓我),你认为可以长久吗?

lkf said...

除了排排坐分猪肉之外,巫统也在马华和民政之间制造矛盾。马汉顺的profolio里有一项是非回教徒事务,但是华人事务有民政党,印度人事务有MIC,马汉顺的非回教党事务还剩下什么?

问文,不是因为人民对国阵反感,所以国阵做什么人民都会认为错的。而是国阵做错了,什么人民反感。

路見要鳴 said...

此刻感憾,
何以国阵华基政党内的众多知识份子,
热哀于金钱名利的追逐,
忘了先辈创党的宗旨与理念。

我感叹马华,民政的领袖们外理事情作风是,
为了"息事宁人,以和为贵,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盲目的妥协是他们认为求生自防的策略,
所以才有很多所谓的争取?
既然身在权力中心,
又何来争取一词?

事实上马华领袖们忽略了一事,
当巫统精英无法走出死胡同的时候,
当政治的丑陋要寻找代罪羔羊时,
不管马华有多宽容,忍耐,
结果还是以悲剧收场.

只是说,悲剧还没发生前,
上面的众多领袖,
有谁能牺牲自己来阻止悲剧的发生?
没有,满城尽是plp.

我们妥协就是白白看作国家继续犯错下去,
让国家的资源消耗.
因为大家恐俱动乱,
因此不敢以诚相对,
以为只要支持当家的政权就可以避免灾祸,
这恐怕是相当天真的想法,
我们为什么要活得这么没有尊严?
为什么愿做的没有机会,
并且还要委曲求全?
为什么领袖们,
明知巫统的策略终有一天会触礁,
领袖们却都没有勇气指出?

我们的领袖,
也请停止开声附和一些连他们自己,
也怀疑的话,
甚至连他们也不相信的话.
更不要玩弄肤浅狭窄的种族主义,
走分化的捷径,
来获取恩赐的权力.

当看到吡叻州的马华领袖,
也要争取那伪大臣的只顾不问一职时,
心中感慨良多,只能说短视,
重名利,自我矮化来形容咱家的领袖。

問文 said...

“而是国阵做错了,什么人民反感。”



如果他们自己觉得没有错呢?




有的话,不方便说得太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