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5, 2009

卿本佳人,为何做贼?

我现在极度鄙视许月凤。至于其他三人,他们被我鄙视的资格都没有。

在这之前,许月凤只是一名地方上的政治人物,认识她的人并不多。今天没有多少人不认识她了。她不担心走在街上,众人鄙视的眼光吗?

许月凤之前说被倪可汉倪可敏堂兄弟打压,今天看来只是她要跳槽的藉口。

许月凤说她是2、30年的行动党党员。2004年开始便是州议员。我真的不明白,她现在跳槽的原因是什么。除了利,我想不到其他的原因。她说国阵是更好的政府。一个在反对党半辈子的人,何必用一个自己也不相信的烂理由呢?

卿本佳人,为何做贼?

当然,安华之前高调916跳槽变天,现在他也没有道德高度去谴责这些青蛙。现在民联应该认真思考反跳槽法。

24 comments:

koon said...

今早在路上我也想她。我也猜她现在可能猪龙入水了。

光亮 said...

只有一位马华议员,其余都是巫统议员,因此,我猜想九洞州议员许月凤连同另外一位马华议员双双或将受委为行政议员。

lkf said...

当任行政议员又如何?猪笼入水又如何?
之前口口声声服务人民,难道只是担任行政议员才能服务吗?人民利益优先是这样的吗?
她还有面脸见江东父老吗?

黛丝 said...

她算什么佳人???
现在的她,连狗都不如!!
一头没有尊严,没有骨头的贱贼!

lkf said...

她本来是佳人。
现在当然是贼。她还有可能在怡保生活吗?

杨 霓 said...

真想拿冲天炮来射她!!

安哥爵 said...

年度最烂女人渣!

tehyeekeong郑屹强 said...

我想我们是时候采用比率代表制,那就不跳槽咯,除非那个政治联盟解体,不然的话,我看“歪皮”恐怕没办法猪笼入水咯。。。。

干!!!!青蛙!

杨 霓 said...

lkf,
你不应该叫她佳人呐!贱人就有啦!
贱贱贱!钱钱钱!
真他妈的!!

黛丝 said...

lkf, 她已一条腿瘸了,另一条;很多人都想给她给砍了!!

yeelee said...

我倒是有兴趣看公正党对此次跳槽风波的回应,但是至今,好像什么声音都没有喔。

lkf said...

黛丝,杨霓,安哥爵
我知道她小儿麻痹症,一只脚不方便。之前很多人同情她也佩服她。
我想她晚节不保。
308后我想行动党高层也没有认真处理她的不满,但是这种对党领袖的不满不是跳槽的理由。

lkf said...

yeelee,
有回应啊。
众大小领袖都发言了,只是之前叫人跳槽变天,所以也没有道德高度谴责别人。
之前我也写过青蛙不能做英雄。所以也不想重覆了。

lkf said...

屹强,
我不认为比例代表制就能解决全部问题。我想道德还是重要的。
2004年大选后,吉兰丹回教党也是以三席多数执政,补选后甚至只以一席多数执政,但是他们没有面对跳槽变天的问题。
我想民联有点轻敌,只想到别人跳进来,没有想过有人跳出去。

feiyifan said...

她已经有足够的本事(还是本钱?)搬到别处了吧?

坤珑行者 said...

跳槽没有好坏,

顺着民心跳槽,就叫弃暗投明、人民英雄。

反之,就叫背弃信誉、当只过街老鼠。

要做跳槽英雄,看看民心所向就是,

但往往,英雄是要暂时挨饿的,有多少人愿意当。

还是当只老鼠,金山做睡枕好些。

yuyyu said...

烂贱人一个!!!

坤珑行者 said...

有没有可能她被C4威胁????

凌国文 said...

江东子弟多才俊,
卷土重来未可知。

lkf said...

国文,
但愿如此,
也只能如此。
昨晚怡保如何?

dolphine said...

我真的很不明白,那个女人,要猪笼入水,为何不一早加国阵,等到今天才当走狗。至少这样还来得光明真大。

难道她现在才发现自己一直相信的理念这么肤浅。当利字当头时就变得不堪一击。

可能她这么一跳,会马上身价百倍。但无奈她已无的诚信可言。遗臭万年。

Human greed and stupidity never cease to amaze me.

lkf said...

现在她有家也不敢回,当然她那间家也不撑她现在的身价。

Anonymous said...

只想说的是,当去年大选时,林吉祥在和丰的演讲中,要在九洞以独立人士身份社会主义党上阵的Saras退选。Saras没有退选,当然最后连按柜金也输掉了。当时有人说社会主义党被行动党欺压逼到墙角而在九洞坚持上阵打三角战是错误的选择。

大选后,Saras跟她的团队继续在九洞及其他地方为民请命,动员人民力量去争取人民基本权益。许月凤做了什么?

如果下次大选到来,行动党的倪氏堂兄弟和领导们,有什么资格去阻止社会主义党在九洞上阵?

一个社会主义党支持者

lkf said...

上届大选,民心希望一对一教训国阵。因此打三角战的确是错误的选择。
为了教训国阵,确保反对党胜,人民肯定把票集中投给最有胜算的候选人。这是所谓的弃保效应。这也证明了人民投票给行动党不是因为许月凤,而是因为那时候行动党/许月凤最有可能胜国阵。
社会主义党的坚持及动员社区力量的工作,我一直很敬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