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6, 2009

奴性难改

马华霹雳州唯一的州议员马汉顺说,如果国阵重夺霹雳州政权,他将积极向国阵争取保留民联民聯州政府在過去10个月施行的一些有利华教和华社的措施。

看到这样的新闻,第一个感觉是马汉顺奴性难改。什么叫“积极向国阵争取”?现在你当家作主,还要“积极向国阵争取”吗?还有如果你不能做到比民联好,你重夺政权是为了什么?

看来国阵/巫统只有东姑拉沙里有政治智慧,看到“通过跳槽夺权惹众怒,选民将教训国阵”。

11 comments:

dolphine said...

可惜,贤人的话永远没人听得进耳。

真的有点急不及待,希望快点到下一届大选。

Chen Jie@陈杰 said...

末代议员,何足挂齿

DaNieL_YiP 大牛叶 said...

还大大声说自己一定会受委任为上议员,28个议员里只有你一个马华的,阿毛不知道会是你?

Jean said...

对于没有解散州会极度失望。奇怪为什么会突然变天??

lkf said...

为什么会突然变天?我想原因可能很多,但是霹雳民联太过轻敌也是原始之一。

光亮 said...

司法已经介入了霹雳州政局。法庭审讯一般上难以在短期内了结,霹雳州政局之乱应该还会持续一段时间,况且持续政局不稳定对霹雳州不利。最后,可能逼使苏丹解散霹雳州议会。或最坏的情况时,联邦政府宣布霹雳州进入紧急状态,终止议会民主;或以“威胁社会安全”之由,祭出内安法令逮捕民联领袖。

huichun said...

东姑拉沙里发表了他对霹雳政局的最新看法,他认为除非Nizar志愿辞职,否则他仍然是霹雳的大臣。

http://www.thenutgraph.com/shameful-scene-unfolding-in-perak

lkf said...

得民心者得天下。巫统夺得霹雳政权但失去民心,到头来是得不偿失。

凌国文 said...

马华翁廖江三人忙着幸灾乐祸对民联打落水狗,开口闭口“咎由自取”,“玩火自焚”,但却忘了看清楚霹雳江东父老的脸色。

这种目光短浅的言论,下一届大选,马华就会知道是谁在玩火自焚。

lkf said...

“玩火自焚”也可以用来警告国阵、巫统及所有玩火者。

joshua said...

我也受不了,听了江奴才的话马上写了这篇东西。

------

尝过了德国啤酒 谁会要Shandy?
时间:2009-02-09 18:06:32 来源: 作者:唐南发

马华公会和民政党在纳吉策动的倒霹雳州民联政府行动中完全沾不上边,索然无味,却也傻瓜般暗喜。马华公会副总会长廖中莱说民联是咎由自取;民政党主席许子根则是摸不清楚状况就指是"国阵以攻击为守"。

最难看的是马华公会在霹雳州唯一的州议员马汉顺自动请缨出任"新州政府"的行政议员,给人感觉其利令智昏,完全不理解霹雳州华裔民众的愤怒,实在是火上加油。

只有马华公会的总会长翁诗杰最醒目,既要向纳吉表态又怕犯众憎,故由其秘书黄智伟放话要安华负责了事。

须知,霹雳州的民联三党纵有不足之处,却是一个全民利民的政府;短短十个月,新村地契得到解决,批准州内九所独中以地养校,去年州政府的税收还得到盈余。州务大臣尼查温文儒雅,知书达理,深受民众爱戴;他被苏丹"炒鱿鱼",到其官邸声援的除了马来人,也有不少华人和印度人。

纳吉推翻了这么一个受欢迎的政府,就算成功组织新的行政议会,却是巫统为主导。马华公会和民政党向来以"照顾华社和非马来人利益"为理由拒绝退出国阵,如今却大力欢迎巫统组织新的霸权政府,让人匪夷所思。

马华公会霹雳州联委会主席江作汉更我矮化,计划在州内成立一个非马来人委员会来"取得双赢"。明眼人都知道这么一个看巫统脸色行事的委员会,怎么样都不能比当家当权的民联政府来得实际和有效。喝过了德国啤酒,谁会要Shandy?

马华公会和民政党领袖一蟹不如一蟹,将来要为今天愚昧的行动付出更惨痛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