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9, 2009

许月凤说她是退党不是跳槽

许月凤在中国报的专访说,她是退党,不是跳槽。大家必须把事情分开来看。

许月凤啊许月凤,我本来不想再写你了,可是为什么你还会说这些其蠢无比的话呢?

许月凤啊许月凤,你在纳吉记者会的相片,登在所有的媒体上,让你一夜爆红。你去纳吉的记者会是要和纳吉一起捞生吗?你以为你是谁,不是因为你要跳槽,你以为纳吉会接见你?

许月凤啊许月凤,苏丹接见你的相片,登在所有的媒体上。你敢说你没有告诉苏丹你支持国阵组织政府?

许月凤啊许月凤,如果这不是跳槽,什么才是跳槽?

许月凤啊许月凤,如果你退出行动党,但是继续支持民联执政,我想很多人,包刮我可能还会对你有几分同情。这才是退党不是跳槽。

16 comments:

何声志 said...

许月凤啊许月凤,我宁愿你跟行动党跳草裙舞,也不要跳槽啊!

koon said...

她的这句:你不仁,我不义,
我看了胆跳。

lkf said...

你不仁,我不义这不是表示她是报复吗?
选民也会认为她不仁在先,所以选民也会对她不义。

Victor Chan said...

果 真 如 此 理 值 气 壮, 就 不 会 藏 头 露 尾 地 透 过 特 定 媒 体 向 外 喊 话。

lkf said...

据说她将被委为行政议员。如果不是跳槽进国阵,她何德何能当行政议员。
只是她要如何执行她的工作?

薰衣草夫人 said...

她把选民的不满和愤怒算在行动党的账上,看来她还会再耍下去!

lkf said...

她的心态就是千错万错都是别人的错。就算我有错也是因为别人先错。
她到现在可能还搞不清楚选民生气的原因是什么。

强 said...

我常想:人性的卑劣和可耻,到底可以去到什么限度。
现在我已经知道,人性的卑劣和可耻,原来是没有限度的。

Anonymous said...

人往高处是对的,可是也要有智慧!!!有良知!!!背叛是你选的路,不得天下所容将会是你的下场吧!!!希望你所得的够你过下半背吧!

可不要忘记不义不仁之财及名利都不会守得到守得久,人在做天在看!!!
不然打回原形,800令吉都没人要请你了!!!

AH FA said...

之前还欺骗人民说她绝不会跳槽的,因为在行动24年了,有太多的感情和不舍,可是几天过后,她就跳槽了,可是她还不承认自己做错,反而说这是霹雳州的行动党还有林冠英逼走她的,怎么可以自己做错事清,要别人来为她负上责任?还有还有,几乎她家乡和选区的人民都在弹劾她,她竟然说人家还支持她,为何她说的话那么像国阵的议员说的话,大言不惭!

Lonyee said...

千古罪人许月凤,
为名为利卖选民,
爱钱爱权负选民,
有人不当要当犬,
杀人放火样样行,
出卖霹雳选民心,
伤透大马华社心,
陀衰残瘴人士心,
伤害全马人民心,
九洞选民杜烂妳,
霹雳人民鄙视妳,
我们永远记得你,
世世代代恨死你,
祝你升官又发财,
五千万元是横财,
袋袋平安心不安,
但愿有钱慢慢享,
名利扫地臭万年,
千人送殡万人葬,
古人耕耘一朝丧,
罪大恶毒妇人心,
人人诛之万代旺,
许下虚荣者丧也,
月月日日心不安,
凤凰落地自作孽!

lkf said...

lonyee,
没必要这样骂吧?

問文 said...

支持国阵组新政府的独立人士,算不算得上是一个真真正正的独立人士?

lkf said...

政治上独立人士指的是没有政党党籍的议员,不是说他们不能支持某个阵线。

愤怒者 said...

一只自私,贪心,人格破产的母狗,还说什么被人所逼,应该是被钱所逼吧,还敢满口歪论,如真的是问心无愧,就辞去州议员,让我们九洞选民从新委托啊?你知道吗?你就像一个当初缺钱用时,向大家借钱时态度诚恳,但要你还时你却理智气壮说不还又怎样那种恶霸咯,唉。。。身为华人的我,因有你这么一位同胞,我也感觉到很羞耻。最后希望全马的华人都能帮帮忙,把这个无鸟的现代版吴三桂拖出去斩。。。。(就是逼她辞去州议员,还我们九洞一个清新的空气)

霹雳人 said...

狗屁州议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