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11, 2007

惑与不惑之间

准备写这个部落格,不是因为要赶上潮流。是因为最近发生的事,让我这个早过了不惑之年的人却越来越迷惑,我们这个国家到底怎么了?

今早,一位一起搞民权运动的朋友,打电话来说:‘如果我在今天的国会呈交备忘录时被逮捕,请帮忙安抚我的母亲。’

听了觉得心里很沉重,这个政权是不是疯狂了呢?

合情合理合法的事,不会因为没有准征而变成非法。我说的是和平集会。

不合情不合理不合法的事,不会因为有了准证而变成合情合理合法。我说的是赌场。

2 comments:

素馨 said...

这个社会根本就是颠倒·黑白不分。
龙应台曾经说:民主是发表任何意见不怕有人秋后算账;民主就是权力被侵犯的时候可以理直气壮地讨回·不管你是什么身份。

政府太过分,简直就是不可理喻。

GX said...

与其惑, 到不如来一首周杰伦的霍元甲来轻松自己,激励自己。霍霍霍霍霍霍霍......

到不惑之年的你任然是或,澈底的或, 人家的冥主,不是民主也!是一个带人民与带国家去“荷兰“的冥主。

你一厢情愿的把冥主当民主,你惑不惑!

马来西亚民主之死是应为有了冥主。何时会有“明主“?我还在怀疑!

对不起! 我想我是真的惑,把这编文放再“包围国会“。真搞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