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9, 2008

民政党应该先退出国阵

坦白说,对于马华很多人早已心死了,但是相对来说民政党里面还是有一些好人的。今天小小的巫统领袖都不把民政党放在眼里,当众撕许子根的肖像。这些巫统的小头目还说国阵输掉槟城州政权是因为民政党及许子根领导无方。那么请问,国阵输掉吉打,霹雳,雪兰莪三洲的州政权,是不是巫统领导无方呢?

是可忍孰不可忍?这个时候如果民政党还不退出国阵,什么时候才退出?之前许子根说如果民政党在国阵里没有角色可扮演,民政党将毫不犹豫退出国阵。现在继续留在国阵,民政党连尊严也没有了,又如何还有角色可扮演呢?此时不退,更待何时?

22 comments:

yeelee said...

有时候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都沉不住气。
为什么不要化悲愤为力量,308输了不用紧,这么多人头的国阵,为什么就不能找出问题所在,对症下药下一届卷土重来。民联一路走来的道路都不及国阵掌权的1/5,若是民字当头,不要这么短视,在国阵养兵蓄锐,制衡民联,多好!
全都退出国阵再跳槽至民联,多年后民联可能就是现在的国阵,恶性循环。

lkf said...

与其跪着生,不如站着死。(你如果没听过这句话,表示说你很年轻。)
退出国阵未必就是加入民联。
其实马华民政也是需要拐杖的政党,已经没有自力更生的能力了。

志言志语 said...

连代主席的照片都被拆下撕毁,此时不退,对得起乡亲父老吗?

Robert Lua Khang Wei said...

民政应该做最难做的事——

退出国阵,卧薪尝胆。

lkf said...

robert,
退出国阵,卧薪尝胆。
对!

传俊 said...

无论道歉与否,最大的赢家还是巫统,最终的胜利还是归于国阵,最大的受害者还是人民。

最简单而言,这个闹剧印证了种族政治的市场仍然存在,只要轻易地玩弄种族议题,总是可以掀起必政治海啸更高的浪潮,无论政治海啸的浪多高,摧毁力多大,仍然输给一个种族议题掀起的风浪。这也是为何我们会看到那么多的演员加入这个闹剧中一起把这部戏表演给大家看。没人看的戏是演不下去的,如果今天那条水说了一句话,我们把这些言论当作是疯子在说疯话,我告诉你,这部闹剧就没有人愿意买票入席观赏,更不会吸引那么多有的没的配角或临时演员参与演出。

我们一直说我们不要种族政治,却特别容易被种族议题煽动我们的情绪,这种矛盾的心理,并无助于我们告别种族政治,反而是让我们一直往种族主义这棵盘根许久的老树上施肥浇水,让它更根深蒂固,就算大海啸或者台风龙卷风都无法将它连根拔起。


************
学长,好!

上文是我最近写的一篇文字中的一段话。。。


初来乍到。。。

传俊(那天理大辩手)

lkf said...

传俊,
欢迎。现在理大是顶尖大学,有什么不一样。

我和你的看法相反,不论道歉与否,国阵及巫统是最大的输家。道歉只是damage control。

SusuTeh 奶茶 said...

奶茶也写了篇关于民政党的选择!
请游览
http://tabletalks-susuteh.blogspot.com/2008/09/blog-post_09.html

帶刺の蝴蝶 said...

现在我管他退不退党,我得先救我自己-考试啊!!!

lkf
去我的部落格救我
这次真的要请教你了

我知道你对政治还蛮有看法的。

光亮 said...

> 与其跪着生,不如站着死。

我听过。我算不算老?
哈...

光亮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lkf said...

susuteh
欢迎光临。看了你写的,觉得你可能是民政党的党员/同情者。我认同公投。

蝴蝶,
我简单的回复了你的问题。

光亮,
你听过,谁说的?

帶刺の蝴蝶 said...

我读了,不过有些不太明白。
需要深入了解

嗯……你有没有Email
我把我的疑惑的问题,email给你。

Chen Jie@陈杰 said...

哀,莫过于心死

光亮 said...

我不懂从哪里看到的
可能是互联网文章
可能是书本

lkf said...

与其跪着生,不如站着死。
是当年曾永森挑战李三春竞选马华总会长时的竞选口号。当年不知道感动了多少华人。当时年少的我也被感动了。哈哈。
大概是78还是79年的事。

传俊 said...

嗯~也许可能真的输得很惨。。。


理大?没什么改变。。。

huichun said...

在创党时期加入民政党的老爸来电说,发生了这等事后,民政党颜面何在?这个时候如果民政党还不退出国阵,更待何时?

看来阿末的“寄居论”已引发超乎道歉与否的范畴了。

不论道歉与否,人民、民政党、巫统及国阵都是输家。

旺樟 said...

如果它不選擇退齣。

真的不懂幾時才有更好的理由了。
難道國陣成員黨都是那么刁蠻任性的嗎?

lkf said...

巫统要惩罚阿末了,民政又找到不退出的理由了。民政的基层可能想退出,但领袖各有个的利益,想退的不多。
对于马华,好像承杰说的,哀莫大于心死,不提也罢。

SuFong said...

“我的鸟呢?我的鸟呢?” 可以写成 “我的子孙根呢?我的子孙根呢?“ 愿子x根勇敢站起来!

lkf said...

哎哟sufong你真的想太多了,李朋真的是鸟不见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