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2, 2008

魂归

看到《目送》的最后一章“魂归”,不禁泪满眶。
龙应台的父亲,16岁离开了母亲,离开了山沟沟里的家乡。从此再没有见过母亲,再没有回过家乡。70年后,龙应台才带着她父亲的骨灰回来。
在陌生的土地上,龙应台一滴眼泪都不掉。但是当司仪用湘楚之音唱起“上———香”,她震惊了。那是她父亲的乡音。当司仪长长地唱“拜————”,龙应台深深的跪下,眼泪决堤。龙应台才理解她父亲灵魂的漂泊,此时此刻她才明白她父亲真的回家了。
70年的天翻地覆,还有多少人离开家后就没有再回过家呢?
愿所有漂泊的灵魂安息。

9 comments:

yoyo said...

嗯...
看來要去大眾看一看了
謝謝分享!!!

koon said...

从小我就听我的祖父母说,总有一天一定要回到唐山去走一回。可惜他们到归西的那一天都不能圆这个梦!

lkf said...

落叶归根是人的天性。
可是在那个时代,一个谦卑的心愿也不容易实现。

lkf said...

小时候时常听到一些老人家把死说是‘回唐山’,那时候不明白什么意思。现在我想可能这些老人家觉得活着的时候,有各种因素使他们不能回去自己的家乡,死了,没有人可以阻止他们的灵魂归去吧?

lkf said...

yoyo,
非常值得一读的一本书。
龙应台用淡淡的笔调写她的父亲,但是读起来却非常令人感动。当然写她的母亲也一样令人感动。
一本写人生的书。

yeelee said...

lkf,我还没有看完呢。我现在只看到龙应台写带母亲做地铁,反复和母亲说我是你最疼爱的女儿。我已经看得心抽痛。因为我想起祖母。
我女儿出世不久,祖母便因为严重的老人失智症再加上身上的机器老化而住院。她瘦皮包骨,我看了非常心疼。到医院探望她,她不认得人躺在病床上双眼直瞪。
想想有朝一日,那个我怀胎10月的粉红色婴儿在若干年后,也会似我祖母今日般,白发苍苍,皮肤暗淡,身边围着她往日最亲爱的人,她也无法再逐一问候亲吻了。
人生,究竟是什么?

lkf said...

我的祖母在几年前的中秋节前几天与世长辞,往生极乐净土。
我的祖母去世前,也是什么都不懂了。但可能这是好事。什么都不记得,死亡的恐惧也没有了。人最大的恐惧就是死亡。
人生,究竟是什么?如果我懂,我就不迷惑了。这可能是永远都没有答案的命题。

帶刺の蝴蝶 said...

我公公婆婆是道地馬來西亞人,卻都回去過了,所以他們沒什麽遺憾了,開開心心度過晚年。每次要去旅行,總是說:“去中國,去唐山……因爲你們是華人,回去看看……”

因爲這樣,我才懂得,囘唐山,不只是去旅行,而是一種情感歸宿。

lkf said...

蝴蝶,
对,那里的确是很多老一辈华人的情感归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