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10, 2008

小惩罚,大帮忙

阿末寄居论的事件发展过程出乎我的意料,但结果还是在我的意料之中,那就是对阿末小惩罚,对国阵大帮忙。

一开始马华民政就把阿末的寄居论定位为阿末的个人极端的种族言论,巫统整体是中庸的。不肯正视巫统才是种族政治的源头,阿末只不过反映了巫统种族政治的现象是马华民政最大的问题。就好象阿末自己说的,巫统、马华、国大党都是种族政党,那里可能没有种族政治?

马华民政一开始要阿末道歉,不然就要巫统对付他,原本的想法是不管结果是什么,马华民政都可以向华社邀功,说他们捍卫了华社尊严。另一方面又可以替巫统漂白,说种族极端言论只是巫统个别领袖的看法,巫统整体是中庸的。当然也会说国阵的机制还是有效的,合理化自己继续留在国阵的做法。这本来是一石数鸟的戏码,那里知道阿末破瓦不怕摔,死猪不怕烫,才把事情搞得差点一发不可收拾。

我不知道今天下午的巫统最高理事会议会如何惩罚阿末。我只是想知道,陪同阿末出席记者会的槟城巫统州级领袖,特别是那位口出狂言说要把记者射死的家伙,会不会也受到惩罚?

9 comments:

dolphine said...

喜欢的你见解。。。

但我想他们只会做做样,用些小把戏来惩罚阿末。之后就不了了之。。。

毕竟我们健忘拉伯伯每次都是说一套,做一套。睡一觉起来就忘了自己之前说过的。

而且总觉得阿末只是一个照order做事的puppet。

koon said...

我们和友族同事双方都不谈这个课题。我想两方心中都有鬼。我还是觉得痛,痛,痛。种族课题还是政客最好的本钱。

凌国文 said...

别以为我不知道,这条疯狗是你老板派过去的吧,哈哈!

yeelee said...

凌先生,我正有此想法。
我觉得他倒帮了安华拉了一些票源。现在全世界就要看巫统如何两难处理阿末了,拥护马来族群还要兼顾其他种族(处理民政和马华对阿末提出的惩罚)。
lkf, 阴谋论?
我是否想太多了?

lkf said...

国文,yeelee
你们看太多无间道了,也想太多了。
不过,巫统里面真的有太多民联的助选圆了。

lkf said...

koon,
不谈这方面的课题,问题将永远存在。
我倒觉得开诚布公,理性的谈才是出路。

lkf said...

dolphine,
我倒觉得阿末是无赖。
有两种人你拿他没办法,
1.不怕死的人
2.不要脸的人
阿末是不要脸的无赖。

健聪 CheanChung said...

另外两种是有空的人和没什么可失去的人。

失去了槟州政权后,阿末太有空,也没什么可失去的了。

lkf said...

健聪,
如果一个人还有一点脸,就算真的太得空,也不会这样无赖的。
没什么可失去的人,你是说尊严也没有了吗?如果他还有尊严,也不会做那么无赖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