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21, 2009

陆老的新闻又上头条




坦白说,看到中国报今天的头条独家报导,我的第一个想法是:陆老已经宣布全面退休了,为什么还有媒体派女记者去访问陆老呢?

我无意为陆老辩护,但我不得不怀疑有关媒体的动机。

25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不要只看这一张照片,请多看几张内页的,好几个人一起去采访,两女一男,还一起合照,意思说大家都在场。事情是如何发生?

· 康华 · said...

同意,看相中人那么配合,这次陆老好像成了“受害者”。

何声志 said...

没新闻了吗?干嘛连退休的老人家也不放过??
TMD!!

yeelee said...

我有问题,
1)为什么怀疑媒体的动机?
2)为什么媒体女记者不可以访问陆老师?
3)我不知道内情,但是请问陆老师是经过导演(出席记者)刻意安排下的演技,然后拍照吗?
4)全面宣布退休,大可婉拒该媒体要求访问,为何还要接受媒体上他家采访?
5)就算是宣布卸下任何华教的职务,陆老师为华教的奋斗有目共睹,依然有新闻价值,是吗?
5)若是媒体主动上门,大可不开门礼貌拒绝,是吗?

S.C. Ling said...

像是一个陷阱,做给陆老踩的。放过他老人家吧!

lkf said...

我想有关媒体的主管需要回答
1.为什么派女记者?
2.有没有教导女记者如何保护自己?如坐远一点,如何不被骚扰等等。
3.有关记者说感到受到伤害,把相片登出来是不是对记者的二度伤害?有关主管过后如何帮助该名记者?
陆老的确可以不接受有关媒体的访问,所以我无意替陆老辩护。但是整件事情本来是可以避免的。因此我怀疑媒体的动机。

yeelee said...

怎么口吻好像
女:我被人非礼了
路人甲:谁叫你衣着性感?

女记者:我被人性骚扰了
路人乙:谁叫你是女记者。

我无意为任何人辩护,只是可否不要逃避事实?私德和贡献是两码子事,为华教运动任劳任怨,不可抹煞,同样的私德问题,为何就要扫在地毯下?

若陆老师在阅读新闻后察觉是该媒体设陷阱,欢迎勇敢的他,控告媒体,还他清白。

坤珑行者 said...

好像吵架了。。。
小弟我怕怕。。。

但,我也怀疑媒体的动机。

文员 said...

2009最佳新闻奖得主呼之欲出。

skfong said...

媒体的动机是什么?根据报道,是要深入采访上次的非礼女记者事件。
上次的非礼事件,如果那老人家是被人冤枉,这次大可危襟正坐,以礼相待来访者,那么,他老人家还有点面子去反驳或者面对别人的指控。
然而,他是有病的,病到不能自己。
性搔扰是防不胜防的,女记者出外采访就必须遭受到性搔扰吗?男记者就不会被非礼,那以后女记者还能出外采访吗?
如果那些站出来说,她被非礼了,是不是都有动机的?

yeelee said...

http://www.malaysiakini.com/columns/96929

有同意,有不同意。

lys said...

陆老要为他的行为负责或付出代价,这个不必赘言。

与此同时,我们也应该追究媒体的责任。那几位记者是在这样的认知和心理状况下,接下这个任务?是被上司威迫利诱吗?为了销售量,什么手段都使得出来,我们可以对这样的行径坐视不理吗?

· 康华 · said...

刚刚读到当今大马陆老的儿子陆华宗的文告。

如果陆华宗说的属实,那四位男女的做法也太不诚实了吧?

也像杨善勇说的,布局引陆老入瓮。那他们与香港八卦媒体制造新闻以耸人听闻的做法有甚么不同?

如果陆老患的真的是一种病,那我们是不是应该同情他,而不是用欺骗的方式来引他“再犯”?

认同skfong所说的,记者当时的动机是甚么?

你明知他有“前科”了,竞还坐在那边任他骚扰你,还死命拍照?从这点看来,动机明显不良。

lkf said...

我会同意如果陆老没有毛病,设陷阱也伤害不了他。所以我不会对陆老的行为辩护。但是为何设陷阱让他踩呢?
陆老已经是一个无权无势的老人家。已经公开认错。已经承诺全面隐退,有生之年,自我沉淀。所以何必设陷阱让他踩呢?风采想证明什么?
如果这次陆老是出席公开活动,记者采访他被非礼,我也会大力谴责陆老。但是不是,记者隐瞒身份进入陆老的家。我不是说非礼应该,而是这本来是不应该发生的。
所以我同意lys说的,我们应该谴责风采的主管。

lkf said...

风采的总编说因为记者的采访还没完,所以不能把陆老推开一走了之。
我想问风采总编,难道她要求记者就算被非礼也必须继续采访吗?

skfong said...

以群众心理来看,大部分人都会同情弱势者,不管对或错。
两枚子弹,一腔鼻血,一张强吻照,对错虚实都混淆了,因为存在了太多主观的假设和判决。
从另个角度来看,这报道会不会给那些受害者带来治疗?
那老人的坏习惯不是发生今朝昨日而已,也不是老人痴呆,由于他的光环,长期以来,这么多的受害者把她们被搔扰的阴影藏在心底深处,有苦说不出,又或者说,苦口无凭。
(十多年前,我也算是个安娣了,在某个讲座会,跟那老人打了个招呼,握握手,他就来勾肩,再来搭背,手就往背脊扫下去,直到臀部,那种感觉很恶心很鸡皮疙瘩。这不是件光彩的事,现在拿出来讲也没什么动机,就当给自己心理治疗吧。)
看,他的确是这样的,他是有病的,心里的阴影就被释放出来了。
再想,有没有好心人,送他一只猫一只狗,这或许能满足他抚摸的需求,给他心灵一点安慰。

lkf said...

我们这里没有人合理化陆老的行为。
其实,风采和中国报的处理方式模糊了职场性骚扰的问题。如果真的是设陷阱,那么风采的主管便是牺牲自己记者的尊严换取新闻。从风采总编在独立新闻在线的回应,我不得不怀疑她是牺牲自己记者的尊严换取新闻。
NGO将在下午发表联署文告,提出NGO的看法及立场。

skfong said...

是不是被设陷阱?这只是一个假设。
况且性骚扰是不应该分公开和非公开的场合,很多性骚扰都是防不胜防的。
媒体有报道真实的责任,如果那是一场演出或剪接,那非得谴责不可。
就是因为他的光环,很多人都有看法和立场。

lkf said...

自从独立新闻在线报导后,陆老本身也公开认错及道歉后,还有多少人不相信陆老有性骚扰?所以风采何必去证实一个已经被证实的事呢?
我以平常心看陆老。
以前他有光环,所以媒体不敢报导,所以令一些人继续受害。如今他没有光环了,风采和中国报就来踩一脚。我觉得这是媒体的伪善。

yeelee said...

今早看了陆老师儿子的文告,杨善勇先生的文章,和风采总编的回应,我的立场依然不变:准绳必须一视同仁,放诸四海皆准。

昨日你可以不断质疑某人的博士学位真伪,洋洋洒洒在文章上引经据典评论,今日一个卸下华教职务,退下沉淀自我,寻求专业治疗的,曾经豪言说不做华教送终者的一个老人,也需要持有相同的批判。

若然风采讹言以师生问候实为暗自访问,先骗得陆老师的信任,放下戒备,再而欺骗读者,登上头条新闻,此举需严厉谴责。

新闻中的4名记者,若是科班出身,在主任派遣采访,若明知内情却为了取得新闻,失去理性判断和在适当的时候提出拒绝(拒绝上司和拒绝陆老师),我真的怀疑媒体内充斥如此记者,资讯还有真实可贵可言?若一间报馆有20名记者,这家报社就有20%的记者的操守如此(对不起,一竹竿打翻一船人),这家报社的公信力有多少?

陆老师在12月发出文告后,在接受短短的1个月治疗期,想必不良习惯仍然难以剔除。若如陆老师儿子所言,4名记者当时以学生身份探访,陆老师的亲密行动是对学生不是对记者,难道这便可转移焦点吗?

评论说请把陆老师当成一个人看待,我想,请把所有人都当成人看待吧。

陆老师是受害者么?新闻中的女记者是受害者么?我倒不这么认为。

这起并非第一宗,相信陆老师若无法根治,一定要深居简出,少接触外人,否则仍然陆续有来,故也非最后一宗的情况下,真正的受害者是之前新闻还未揭发时的被性骚扰者。

陆老师的行为固然要摊在阳光低下接受批判,
媒体越界的行为更是要广受阅听人的谴责。

记者是人头猪脑吗?(对不起,我是粗人)而陆老师当然也不是顶着光环的圣贤。所以少来了,两方面都不是受害者。

我赞成媒体不是考验人性,但是我更希望媒体能够报导真相。

lkf, 谢谢你的讨论空间。谢谢。

lkf said...

yeelee,
我也谢谢你。
所以我说一些媒体伪善。
我想你应该认识王妤娴吧?我想她写的很好。
http://yuxian-loveislettinggooffear.blogspot.com/2009/01/blog-post_22.html

sk fong said...

没错,伪善的人很多,不只是媒体。
上次那位女记者吹哨以后,还有很多人为那老人辩护,往女记者的伤口撒盐。
这次也一样。媒体不应该侵犯他的光环。
我想反问一句,要是当天访问,没有非礼事件,媒体也如实报道,还有没有人会站出来说看法,表立场?

lkf said...

这次有人说“媒体不应该侵犯他的光环”吗?
还有不太懂你的问题,假如没有非礼事件,要站出来表达什么立场呢?
你说风采主管期待的是什么?有新闻还是没有新闻?

sk fong said...

我们不是当事人,在外谈论的都是假设。是不是冒名,是不是布局,这都是猜测。现在所有的矛头都指向媒体,如果是换了另一个人,或许没这么反应激烈。我猜想。
假如没有非礼事件,报道的是另一个故事,说不定媒体就变得更伟大了,他们伸张正义,主持公道,沉冤得雪。哈哈!
没什么啦,对待八卦杂志,就要用八卦心态去看,一个咸湿阿伯的故事,the end。

· 康华 · said...

其实这里有两件事,不应混为一谈。

一是陆老的“病”,这是已确定的事,他家人也透露在安排接受治疗中。如果这是“病”,我们能怪他为什么患上这种病吗?

二是记者以不诚实的手段取得访问,然后从相片看,根本是两厢情愿。

如果你情我愿,这可以叫性骚扰吗?

我觉得这是事先经过设计的陷阱,让陆老跳下去,这个做法就很不道德。

从这个角度看,陆老被利用了。陆老才是受害人。

可能女记者也被利用了,可不可以说双方都是受害者?

不过,请看中国报一位從事義務關懷服務老人工作有9年的張姓讀者說,他接觸過許多老人家,發現有些老人確實患有這種病。

他說,一些老人無親無故,他們對一些年幼者的熱情,是抱著像對小孩子般的疼愛,完全沒有色情成分存在。

他說,陸老的情況和他見到的一些老人相似,似患有憂鬱病,又如同老頑童般。

“你看他親女記者的照片,他笑得很天真,那種笑完全不像是有另一種企圖。”

根据张姓读者的说法,如果陆老心中并没有性骚扰的动机,那还可叫性骚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