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13, 2008

513

513事件发生的时候我读小学一年级,在老家的华小。我的老家是华人新村,附近有马来甘榜及园丘。因此可以说三大种族都有。当时大多数的人都是在同一个园丘割胶。记得当时及以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园丘的No.1是我们称为‘大鬼’的英国人。

我不记得513之前或之后,老家附近有发生任何种族暴乱。大家都在同一个园丘割胶,彼此之间有什么仇很呢?我只记得,当时有几天大家都关在家里不可出去。可能和儿时的记忆有关,我一直都不太相信513事件会重演。

去年柯嘉逊出了一本513的书,便问了几位年纪比较大及当时住在吉隆坡的朋友当年的情况。一位说当时他坐着电单车由怡保路往秋杰路去,如果不是有人告诉他前面有暴乱可能他当时就被人砍死了。一位被关在工厂里回不了家。一位亲眼看到暴乱。

308大选前,513事件的阴影还时不时被一些国阵的政治人物提起。我相信现在的人不会再相信种族暴乱了。我希望有关513事件的官方机密能够解密,国家要向前进,就一定要正视历史。。

8 comments:

queenny said...

雖然我來不及參與五一三暴動,
但常聽媽媽說起當年的事,
友族在巴剎揮動巴冷刀,
那裡的小店主馬上關門,
舅舅及時連人帶滾的閃進店內。

lkf said...

你妈妈是吉隆坡人吗?我相信吉隆坡人还有很多人有类似的经练。当时我的新村基本上是平静的。当然这是我小时候的记忆。

劉嘉銘 said...

我們需要更多的口述歷史...糾正一些官方論述和填補歷史真相的空白處!

lkf said...

同意。乘着很多当事者还健在的时候,希望能有人做。

楊霓 said...

我在三十九年前出世,那时才四个月。
我有写了一篇513
http://niniyeo.blogspot.com/2008/05/513.html
欢迎到我家看看

lkf said...

楊霓,
去你家看了。
曾经去泰南勿洞访问过一些前马共成员,有一些是70年代‘上山’的。他们‘上山’的部分原因是因为513。其中有两位是吉隆坡人。我认同Dr.Kua书里的结论,513是政变,不是一个突发事件。无辜的人民成了权力的祭品。
欢迎你常来。

楊霓 said...

我大舅是马共成员,他匿藏在森林整二十年,
出来时都四十岁了,他的遭遇是比较不幸运的那个。
你是记者还是....?
我会常来你家走走哦!
你的blog 好看!!

lkf said...

我不是记者。只是一个还有求知欲的中年人。
你大舅目前在哪里?
请看这里。
http://inbetweenconfusion.blogspot.com/2008/04/blog-post_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