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10, 2008

哀马来西亚的民主

哀马来西亚的民主。

昨晚纪念Bersih一周年和平集会,被警方以粗暴的手段驱散。被警方逮捕的有国州议员,有记者,有人权分子,有活跃分子,还有一位穿着神父袍的天主教神父。我们是警察国吗?

佩服这几位朋友,凌晨回到家还能够写部落格,记录历史。

1. 黄进发

2.陈慧君

3.余福棋


为马来西亚的民主点一根蜡烛。

9 comments:

旺樟 said...

昨夜看见即时新闻,
心中又不断感概了。

何声志 said...

昨晚蛮担心你们的安危。对警方越来越没信心。

凌国文 said...

警察部队应该多增添一些精通狂躁症的心理辅导员,警员们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了。

周小芳 said...

如果我有去,如果我家有得上網,我也會回到家后第一時間寫博客,可惜,我沒有去,我家也沒有得上網。

我很遲才知道有這樣的一個集會。

最最最討厭警察了,他們根本就是拿著執照的匪徒。

lkf said...

让我们一起为马来西亚的民主尽一点力。

小芳,年轻人果然就是本钱。

光亮 said...

我很累了...
所以没有写...

噢,OUG那间是大华的Mobile Sales Unit。

lkf said...

光亮,
你是身体上的累,还是心理上的累?

問文 said...

民主,是否真的存在的?

在爭取的過程中,是否真的要有很多犧牲?

有沒有一些不會冒險給警察抓的爭取民主方法?

lkf said...

这并不是什么牺牲。
也不是什么冒险。
我们只是小人物。
民主当然存在。
每个人只要尽一点力就可以了。